茄子视频黄版下载破解版

茘枝视频app污下载

“妈,我们俩怎么了?”沈子璐站起来,气得嘴唇颤抖。

崔安雅依旧优雅如她,坐在沙发上看着跳脚的人,沈子璐争辩,“我们就是朋友,同班同学,怎么就成早恋了,要按照你这么说,那和我早恋的人多了去了,全班男生都跟我早恋。”

“小璐,”沈康年止住她,“女孩子不能这么说话。”

沈子璐胸口起伏,看父亲的目光里有百口莫辩的焦急。

“我不能这么说,我妈怎么就能。”

沈康年说:“你妈要说的不对,你可以跟她解释。”

“我解释她听吗?”

沈康年看向崔安雅,她说:“你解释吧。”

剑拔弩张的气氛因父亲的调和缓解,沈子璐重新坐回沙发上,说:

“我把一本课外书带学校去看,在实验楼被高主任差点发现,跑的时候不知道丢哪了,他捡到后用书跟我打赌,如果这次期中考试我能考进年部前一百五十名,就把书还给我。结果我考砸了,他看我挺失落的,就想把书还我。我说不能言而无信,还跟他约定下次考试进前一百五十名再给我。你们俩刚才看到的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“照你这么说,这孩子还挺好的,主观想法是帮你提高成绩。”沈康年话音未落,崔安雅说:“把你手机拿来。”

沈子璐:……

纯洁无暇肌肤少女可爱甜美生活照

“爸,你看我妈。”

“安雅。”

崔安雅不容反驳,“你别替她说话,我有我的想法。”

沈子璐只看着父亲,沈康年刚要劝,崔安雅起身往沈子璐房间走。

“妈,你干嘛?”

父女俩追过去,崔安雅走到书桌前拿起手机,沈子璐去抢,“你别动我东西。”

崔安雅转身,肃然的目光看她,“你怕什么?”

沈子璐看着手机,“我怕什么,我就是讨厌别人碰我东西。你还我。”

崔安雅说:“按你的说法,手机是我给你买的,真算起来的话应该是我的。”

沈子璐微怔,又跳脚:“妈,你耍诈!”

崔安雅当着沈子璐的面解开手机,沈子璐惊讶,“你知道我密码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因为我是你妈。”

崔安雅走出房间,留下沈子璐和沈康年,父女俩对视,沈子璐气恼:“爸,”气得直跺脚,“管管你老婆。”

沈康年叹口气,“咱家谁做主你还不知道?”

沈子璐恨铁不成钢,“你这么大老板,还怕老婆。”

“这不叫怕,”沈康年搂着沈子璐的肩膀往外走,“等你以后长大了,就什么都明白了。”

若干年后,沈子璐回忆起当年父亲这句话,又看看眼前的人,真的是像他说的一样。

崔安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翻遍了沈子璐手机里的聊天软件,确实没什么问题。她问坐在对面的沈子璐,“你QQ里没有他?”

沈子璐无语的说:“没有。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,人家整天就知道学习,哪有功夫刷手机。”

“电话也没存吗?”

沈子璐才不会说实话,“没有,谁都不知道他家电话。”

幸亏当初留个心眼,关正行家的电话她备注的是‘哈利波特的死敌’。

崔安雅又点开短信,翻了翻,也没发现什么,将手机往茶几上一放,沈子璐挺了挺腰板,拨下额前的刘海,气势上明显比刚才要镇定的多。

“没发现什么吧。”

听她得意的口气,崔安雅就知道这小丫头片子尾巴要翘上天了。

“没有就最好,妈妈也希望你能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学习上。”

沈子璐往沙发上一躺,侧着身手撑着额头说:“现在能证明我没早恋吧?”

崔安雅没发话,沈康年说:“证明了。”

沈子璐从茶几的果盘里拿个梨子,边吃边说:“跟你说没早恋,你偏不信。一点不尊重我隐私,还乱翻我手机。都说了多少回了,人家是状元的材料,我是啥?我能跟他成为朋友,我得感谢人家没瞧不起我这吊车尾的学渣。人家好心帮我提高成绩,结果被你们误会早恋,这要是搁在旧社会,估计又是个留下人言可畏的冤死鬼。”

崔安雅微蹙眉,转而对沈康年说:“孩子这么皮,都是你惯的。”

沈康年笑,“我女儿,我当然惯着。”

沈子璐嚼着梨坐起来,拿走手机往房间走,“妈,以后别再给自己找女婿了。”

沈康年呵一声笑。

崔安雅回头,“这孩子。”

……

早恋危机过去了,沈子璐的学习生活也走入正轨,关正行还是每天刷题、专注学习,得空就给沈子璐补习。

第三次月考成绩下来了,沈子璐看着年部排名处标注着序号‘149’,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碰碰身边的盛海萝,“海螺,你帮我看看,我后面是不是149?”

盛海萝考砸了,此时正发愁呢,拿过沈子璐的成绩单看了看,“……对,你考了年部149名。”

沈子璐吖一声,抱住盛海萝大笑,“哈哈哈哈哈……你也有今天!你也有今天!哈哈哈哈……”

盛海萝被她笑懵了,接着就看到沈子璐拿着成绩单朝实验楼后跑。

“你干嘛去?”

沈子璐跑得跟一条欢实的哈士奇,回头笑着比个V。“拿回属于我的尊严!”

盛海萝:“……”

此时,实验楼。

关正行坐在楼顶的天台,素描本覆在膝盖上,远处的高层建筑是坐落于江城新区的三江大厦,号称江城新兴产业的核心地带,未来的数十年也将成为江城重要的商业枢纽坐标,楼体外观形似诺亚方舟,寓意承载梦想的地方。关正行找了众多角度,才在校园里发现天台这个最佳视角。

天台的门轻手打开,沈子璐压低脚步声朝他走去,虽脚步声极轻,但关正行还是认出来了,余光里她纤瘦的影子先淘气的落在脚下,接着,张牙舞爪的她跳到面前,大大咧咧的吼一声:

“嘿——!吓到没?!”

关正行风波不动,一手扶着素描本,另一只手捏着画笔勾勒线条。

沈子璐觉得没劲,走过来双手背后,看看他的素描本又看看他,这还是沈子璐第一次亲眼看他画画,认真起来的眼神比平时更亮了。

“你画的真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没回她,沈子璐又说:

“关同学,抽个空搭理下我呗。”

笔顿住,慢慢转过脸,“好。”

沈子璐眼睛一弯,笑嘻嘻的把背后的成绩单往他面前一亮,双手举着说:“噹噹噹噹,一百四十九!”

关正行两指一夹抽走她手里的成绩单,沈子璐哼一声,往他身边的台子上一坐,垂在台下的脚嘚瑟的悠荡,“随便看,怎么看也是一百四十九。”

各科成绩均有提高,关正行嗯一声,又甚是欣慰的说:“不枉为师一番苦心呐。”

“嘁,”沈子璐笑,手一摊开,葱白般的指尖俏皮的动了动,“拿来。”

关正行问:“什么?”

“书啊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“欸?”沈子璐立马收了笑,“为什么?”

只听他说:“我没看完。”

“你………………”好大个我去啊!

“你不能这样啊,我也没看完呢,而且还是关键时刻,我都憋了多久了,”沈子璐皱眉,“不行,先还我,我看完再给你。”

关正行又执起笔继续盯着远处画,誓有不理她的架势。

“喂,还我。”沈子璐要跳脚了。

他还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,目光专注又认真,“看完还你。”

沈子璐气得直接从台子上跳下去,跺着脚说:“不行,你还我。”

“后天还你。”

“唔哼……”沈子璐使劲跺一脚,转身就哭唧唧的走了,边走边气呼呼的说:“以后我都不相信你了,你个大骗子。”

望着走远的女生,关正行唇角一翘,会心的笑。

……

你大大咧咧,我小心翼翼。

你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在脸上。

我所有的酸甜苦辣都在心里。

——致我的鬼马少女